为双子星案再槓投审会 南海:选举疑虑恐变国安疑虑 台北双子星联合开发案风波不断,最优申请人南海团队上(6)月遭经济部投审会驳回专案公司申请一案,南海马顿今(23)日再槓投审会指出,由于目前台湾进入了政治选举季节,很多选举「疑虑」或许会转变为「国安疑虑」。业者提供 分享 facebook 台北双子星联合开发案风波不断,最优申请人南海团队上(6)月遭经济部投审会驳回专案公司申请一案,南海马顿今(23)日再槓投审会指出,由于目前台湾进入了政治选举季节,很多选举「疑虑」或许会转变为「国安疑虑」,因此才会匆忙集合各种臆测和零碎片段,作出脱离法规及事实的判断,以突袭方式驳回外资申请人。这种方式或许可以让一人得利,却由整个社会来承受损失。南海马顿团队强烈质疑表示,投审会分别就不同事项前后八次要求南海马顿团队说明或提供文件,该多达八次的要求中,却完全不曾提及任何现在投审会驳回的理由。南海马顿团队针对该等驳回理由,在诉愿书中已经提出充分的证据及确实说明,证明投审会的主观「疑虑」完全没有必要。 -->南海马顿团队表示,绝对同意投审会新闻稿所言:「维护国家安全是民主法治国家的责任」,亦同意行政院发言人Kolas Yotaka所强调的,「国家安全是无法退让的红线」。但对于投审会及行政院发言人所指,「双子星所在的地点是国家首都重要的交通枢纽、是开通台湾门户的重要位置」,如何构成「国家安全威胁」无法理解,更好奇投审会是如何「参考欧美等国」,而「採取较过去严格的措施」。对于这种说法有种「画虎类犬」的感觉。南海马顿发言人高慧嬴表示,台湾法律清楚订定行政机关权限,根据外国人投资条例,是以负面表列方式进行审查,即表示只有在实际证据足以认定外资未如实申报却进行「负面表列清单」的投资业别时,投审会才有驳回外资投资申请的权限。而「负面表列清单」的制定及定期更新,已将牵涉国家安全考量的投资业别纳入,因此「负面表列清单」之外的投资,依法准许外资进入。同样是管理投资的「两岸人民关係条例」就透过不同的「正面表列清单」方式管理大陆资金在台湾的投资,显然两者之间的管理是不同的。而南海马顿就是被清楚认定的外资,连这一次驳回申请的文件中亦认定我们是外资。高慧嬴指出,我们要问投审会和行政院发言人,如果「双子星所在的地点是国家首都重要的交通枢纽、是开通台湾门户的重要位置」,而又是有国家安全疑虑之原因,为什幺该案基地本身的使用分区比照「第四种商业区」,营业项目定义为商场、办公、旅馆三项,都是全面对外资开放的投资业别。在他们的说明中,究竟是因为开发案所在地是「首都重要的交通枢纽」,还是因为它是「门户」,所以有国安疑虑?台湾还有什幺「交通枢纽」或者「门户」会有同样国家安全疑虑,这些开发案是否应该被列入外国人投资条例所定义的「负面表列清单」之内。看来台湾的立法机构还是过于流程繁琐,既然都同属一党,台湾行政部门就不如直接立法就可以了!南海马顿团队说,台湾政府在评论南海马顿的新闻稿里,投审会自相矛盾地论述「经济部的认定没有前后不一:经济部虽于2018年8月19日,依据外国人投资条例核准香港商南海发展有限公司设立台湾分公司,惟仅限于经营「H201010一般投资业、ZZ99999除许可业务外,得经营法令非禁止或限制之业务」,并不是针对双子星开发案之投标资格进行审查,二者不可混淆。」南海马顿团队强调,在C1/D1案将从事经营的业别,就是投审会上级机关经济部依据外国人投资条例核准并仅限于经营的:「ZZ99999除许可业务外,得经营法令非禁止或限制之业务」,而投审会是以同一法律条文却做出相反的决定。南海马顿团队表示,南海控股是经投审会核准的外资公司,在香港上市,根据台湾的「外国人投资条例」以及「两岸人民关係条例」,清晰界定股权是评断「控制力」的唯一依据,在评断中国资金时,更明确定义任何外国人投资企业,如果有超过30%股权属于中国人民,将被认定为中资。既然台湾法律如此清晰,法律上只有台资、中资、外资三种公司,而南海控股股权超过九成非中国籍,绝对控股股东为外籍,外资依法可选出所有董事且具有南海控股营运的最终决策权,为什幺会衍生出一种「受到中国影响的外资」这一特殊类别。台湾在这方面的法律和全世界各国对公司组织的基本概念一致,均是以股权判断公司最终决策人,投审会是如何在本次投资案的评审中,不但违背台湾自己的法律,更违背所有西方国家普遍认同的法律原则,自行设制标準。